首页 学会概况 组织机构 新闻史论研究 新闻春秋 新闻图史 二级分会 申请会员
 
第三届民国新闻史高层学术论坛征文通知
Interactions_CfA_Chi
关于召开“海外华文传媒与中华文化传播”
中国新闻史学会少数民族新闻传播史研究委员
北京网信办处长陈华在“2015年新媒体传
中国新闻史学会新闻传播教育史研究委员会2
“风险社会中的危机传播与媒体执政”国际学
“回归历史 探寻规律:民国新闻史的多视角
延安时期新闻传播事业与中国共产党新闻工作
 
中国新闻史学会通讯2014年第1期
中国新闻史学会通讯2013年第4期
中国新闻史学会通讯2013年第1期
中国新闻史学会通讯2012年第4期
中国新闻史学会通讯2012年第3期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春秋 >> 纪念史量才先生诞辰130周年暨遇难75周年
纪念史量才先生诞辰130周年暨遇难75周年
发布时间:2009-12-20 8:09:11

 

 

                  纪念史量才先生诞辰130周年暨遇难75周年
                                     ——史量才研究综述
 
      130年前,史量才先生在肃杀的严冬降临到布满荆棘的尘世。江宁史家的添丁之喜,在国家民族命运的曲折升沉中演绎成国之大幸! 75年前,沪杭公路的喋血暗杀,史量才先生遇难身亡,社会各界哀思如潮,为国家和民族失去了一位社会领袖、青年导师而同声恸哭!“史先生的死,不仅引起了中国文化界一种深沉的悲痛,同时还引起了政界、商界、工界、金融界以及其他各界的震惊与哀悼!”2009年的今天,史量才先生虽死犹生,精神永存!
     我们纪念和研究史量才先生,是因为他辉煌的业绩彪炳史册,他崇高的人格垂范后世!史量才先生是一位在中国近代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发挥重要作用、做出重要历史贡献的人物。
    史量才先生出生于风雨如晦的晚清社会。杭州蚕学馆毕业后,来到上海寻求救国救民的道路。著名社会贤达沈恩孚曾说:“史先生起初到上海,我们便相识。他所做的事,第一是教育,第二是在政治,第三是办报。” 史量才先生首先抱着“教育救国”的理想,投身教育界,先后在育才学堂、江南制造局兵工学堂、务本女中、南洋中学等学校任教,并于1904年自办上海女子蚕桑学堂,开创了我国女子实业教育之先河。同时,他萌发起“新闻救国”的理想,于1908年兼任《时报》主笔,成为他从事新闻事业的开端。他也涉足政治,参加张謇等立宪派领导的保路运动,积极支持辛亥革命;革命成功后,出任上海海关清理处长、松江盐政局局长等职务。
     在清末民初的社会激荡变幻中,史量才先生坚定了自己“新闻救国”的道路,于1912年9月购进中国最古老的报纸之一《申报》。凭着百折不饶的坚强意志和科学管理之道,在他22年的精心主持经营下,《申报》由一份日渐衰落、困难重重的报纸,脱胎换骨地发展成为具有现代化设备的全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成为影响中外的舆论阵地。后来他又购入上海《时事新报》、《新闻报》等部分股权,成为中国新闻史上最大的报业资本家、中国报业的领袖,将中国民营报业的现代化带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黄金时代。同时,史量才先生抱着“实业救国”的信念,“以企业造产为富国福民之本”的宏愿,1921年创办中南银行、民生纱厂,又协助友人扩大五洲药房和复兴中华书局,开始将自己的影响扩展到金融、实业界领域,成为上海实业界、金融界的重要人物。史量才先生在经营报业之时,并没有忘记“教育救国”的理想,他“以民众利益为前提”,“以教育民众为目的”,创办了申报流通图书馆、业余补习学校、女子补习学校,申报新闻函授学校,成为“中国民众教育上伟大的导师。” 在民族危机关头,史量才先生积极投入到爱国的洪流之中,支持十九路军抗日活动,参加抗日救亡的社会活动。为服务国家、服务社会、服务民众,他先后出任上海市民地方维持会会长、上海市地方协会会长、东北难民救济协会会长、战时善后工作委员会副会长、国难会委员、农村复兴委员会委员、国营招商局董事、航空协会常务理事、新中国建设学会理事、中山文化教育馆常务理事、上海抗日救国委员会委员、上海临时参议会会长等职,成为上海地方实力派人物。因此,史量才“一身兼舆论权威、金融家、实业家”,成为当时的“社会领袖”。
      我们深入研究史量才先生,不仅可以丰富中国近代史中教育、政治、新闻、经济、金融等相关领域研究成果,具有深厚的学术价值;而且在全球报业消沉的当世,研究史量才先生的报业经营管理经验更加具有现实的借鉴意义。同时,研究史量才先生的现实意义更体现于:他为实现救国救民的理想,追求真理,热于奉献的高尚人格,至今值得我们学习;他为追求民主与自由,阐发的“人有人格,报有报格,国有国格”的“三格”精神,现在仍掷地有声,值得我们继承;他出身寒微,但凭着“坚卓之毅力”和“敏活之手腕”,“造成《申报》今日之光荣”。这种个人奋斗精神,更值得我们青年效仿。正如当时有社论云: “足为我报界中人之榜样,即全国各界各业亦奉为楷模。”因此,史量才研究具有深厚的学术价值和重要的现实意义。
     正因如此,从逝世开始,史量才研究就成为学者们研究的一个话题,如1935年申报编辑出版了《申报流通图书馆第二年工作报告:纪念史量才先生》;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吸引了越来越学者的关注和研究,取得了大量阶段性成果。以改革开放30年为例,在中国期刊网上,史量才研究的相关论文就有73篇。其中,以1999年为界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从1980至1998年,为20篇,是开展史量才研究的起步阶段;第二,从1999年至今,相关论文53篇,是逐渐深入且硕果渐丰阶段。其中著作三部:《史量才:现代报业巨子》(庞荣棣著、上海教育出版社1999年)、《一代报王史量才》(方舟著、中国文联出版社2005年)、《申报魂——中国报业泰斗史量才图文珍集》(庞荣棣著、上海远东出版社出版2008年)等;同时史量才研究也成为新闻研究生们的论文选题,如隋笑飞《史量才与<申报>》(2004)、李锦云《浅析史量才的报业思想及实践》(2005)、袁英珍《一段远逝的报业传奇》(2006)、于鑫《史量才主持时期<申报>经营管理研究》 (2006)、张宇航《史量才与中国现代报业经营》 (2007) 、代雅静《经营报纸—史量才报刊思想研究》 (2007) ;2007年,浙江理工大学成立了“中国史量才研究会”。这都标志着史量才研究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为今后的深入研究打下坚实的基础。
      但是,总体研究状况而言,还有很大的深入开掘的空间。目前,史量才研究存在的问题主要表现在:第一,史量才文集和年谱,这种人物研究的标志性成果还没有问世。第二,相关研究成果并没有得到很好的重视。在《中国新闻事业通史》中,关于史量才的篇幅较少,随后出版的《上海新闻史》,篇幅也较小,且多集中于抗日救亡阶段。第三,缺乏宏观视角。史量才在中国近代史的政治、实业金融、文化教育、报业各个领域多有建树,但我们的研究多集中于报业领域,而忽略了其他领域的深入研究。第四,研究角度单一。许多学者都是在研究《申报》时,才涉及到史量才研究,而忽视了史量才和《申报》整体关联性和史量才的主观能动性。第五,重复研究现象研究,如关于第一阶段,关于史量才遇害的文章就有八篇,占40%,且至今不断被重新解读;研究论题过于集中于办报实践、报刊思想、经营管理等,如许多研究生论文。第六,个别研究论断还值得商榷。如他被选举为世界报业大会副会长时间,他是否亲自接待过北岩爵士等。因此,史量才研究大有可为。
    今后,我们可以从以下几方面着手,推动史量才研究水平和成果上一新的台阶。第一,借鉴新理论,开拓新思维。史量才生活于民族危机的晚清民国社会,他个人的成长和事业的发展与社会密切相连。因此他个人和事业与社会的互动成为研究的一个重要线索。如果我们借鉴媒介生态学理论,开拓新思维,对史量才进行重新的研究,重新的解读,注重史论结合,使史量才研究跨越史实现象描述研究的层面。第二,宏观着眼,拓宽研究视野。史量才先生是中国近代史上的重要人物,我们须从宏观层面着眼,系统地研究他在社会各个领域取得过的辉煌业绩,不仅注重他在报业领域的贡献,还要开掘深入研究他在政治、实业金融、文化教育等方面的贡献。第三,细微入手,避免以讹传讹。我们要从微观入手,多打深井,深入开掘,于细微之处,考证一些重要史实,避免以讹传讹的现状。特别,从细致的史料挖掘工作入手,爬梳鲜为人知的资料,整理出史量才先生的年谱和文集,这将有利于史量才研究的深入发展。
    今天,我们纪念史量才先生,研究史量才先生,是为了秉承史量才先生“为公不为私”遗志,在纪念中努力工作(李公朴语),将他的宝贵精神遗产发扬光大!(邓绍根)
 
 
 
版权所有:中国新闻史学会秘书处 联系我们: shixuehuitsjc@163.com 技术支持:网域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