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会概况 组织机构 新闻史论研究 新闻春秋 新闻图史 二级分会 申请会员
 
第三届民国新闻史高层学术论坛征文通知
Interactions_CfA_Chi
关于召开“海外华文传媒与中华文化传播”
中国新闻史学会少数民族新闻传播史研究委员
北京网信办处长陈华在“2015年新媒体传
中国新闻史学会新闻传播教育史研究委员会2
“风险社会中的危机传播与媒体执政”国际学
“回归历史 探寻规律:民国新闻史的多视角
延安时期新闻传播事业与中国共产党新闻工作
 
中国新闻史学会通讯2014年第1期
中国新闻史学会通讯2013年第4期
中国新闻史学会通讯2013年第1期
中国新闻史学会通讯2012年第4期
中国新闻史学会通讯2012年第3期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史论研究 >> 论晚清及民国时期上海小报的限禁
论晚清及民国时期上海小报的限禁
发布时间:2010-3-28 0:52:04
                                    李时新
 
内容提要 上海小报前后存在了五十多年的时间,由于租界特殊的社会环境和小报报人参差不齐的职业素质和道德水平,不少小报内容庸俗无聊,诲淫诲盗,小报报人也经常捕风捉影,传播不实之事,甚至借助手中的报纸敲诈、诋毁他人 ,以谋私利。这些小报 的存在败坏 了社会风气,这正是租界当局和国民党政府对不良小报进行限禁的主要原因。两种政治力量出于维护社会秩序的考虑对小报的限禁从未间断过,它们出台相关的法规,设立新闻检查机构,但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不良小报总是禁而不止。直到上海解放后,小报问题才真正得到解决。 
 
    一、 小报限禁的缘由
 
   上海最早的小报是 由李伯元(宝嘉)于1 8 9 7年 6月创办的《游戏报》,而最后一张小报是 1952年11月停刊的《亦报》 ,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上海先后出现过一千多种小报。小报长期被认为是一种低级趣味的报纸,且不说当时社会的普遍看法,就连小报报人 自己也感到 自卑,以至有正派报人指出“无庸自菲”、“必须有这么一点自信”。「1」其实,无论是小报群体还是小报个体本身都是复杂斑驳的。有的小报能够以嬉笑怒骂之笔揭露封建军阀的专横统治,但在民族大义面前却失去了昔日的锐气;有的小报秉承“小报大报化”的宗旨,以引导社会为己任,为世人所称道;而有的小报一面指斥现实生活,却一面刊载一些艳史、捧角等呤花弄月之类的文字。林林总总,不一而足。小报像一个多棱镜,转动一个角度,就能折射出不同的光芒,不是一个简单的“ 好”或者 “ 不好”可以盖定的。但总体来讲,不少小报内容庸俗无聊,甚而淫秽不堪,编撰人员职业素质低下,道德观念薄弱,却是小报难以根除的痼疾,这也正是小报遭到上海租界当局和国民党政府限禁的主要原因「2」。 
 
    1 .小报的定位、报人素质与小报乱象
 
   自从小报一出世,就与妓界、伶界、舞界、歌界等结下不解之缘,把当时上海租界畸形发展的娱乐业作为自己关涉的对象,一直不离不弃。不管第一张小报《游戏报》如何假嬉笑怒骂之笔以“隐寓劝惩”「3」而定下基调,然而,后起的小报最终逃离了原有的轨道,以猎艳的笔调、欣赏的跟光津津乐道于娱乐业明星的起居、逸事、小史,以按捺不住的热情对发生在街巷间阎的丑闻、奇事、恶行进行不厌其烦的传播,对身边事、琐碎事、不实之事喋喋不休。报始终摆脱不了无聊心态、游戏态度和色情文字的强大吸附力。
 
    小报本是商业性的报纸,依赖报纸销售和广收入而存活,因此,促进销售、拉升广告量成为其立身之本,其出路不外乎以适当的内容投合一般市民读者的喜好。在上海报业市场,小报之所以能够在几家大报(如《申报》、《新闻报》、《时报》等)的夹缝中存续几十年,与其市场定位有着紧密的联系,即“记大报所不记”,“言大报所不言”「4」 。大报着眼于“大”,以报道政治、军事、经济等国家大事为主旨,但因为种种原因显得过于老成持重,谨小慎微;小报则着眼于“小” ,开本小型化,述说趣味小事,篇幅短小精悍,笔调泼辣多讽。与大报相比,小报像一个无所顾忌、活泼好动却又屡造祸端的顽童,这样的角色在当时沉闷压抑的社会环境里,必然博得不少市民读者的注意力。如是,在报业市场上,小报就以自己独特的形式和内容成为市场补缺者,很少与大报产生正面的冲突。问题是,小报既然着眼于 “小” ,远离重大事件 ,自然就将视角下移,大事化小,投向市民个人生活趣味的空间。上海租界是一个五方杂处、中西并存的城市,社会开放,人员流动。“大众娱乐在晚清上海已经完全商业化了,有五花八门的方式供人们遣兴,但最主要的还是嫖、赌、吸、游、看等几样,即玩女人、赌博、抽鸦片烟、逛花园、看戏听书等等。”「5」不少小报文人不仅徜徉于这些声色犬马的场所,而且耳闻目睹了社会各阶层人士在此的种种遭际,这些便成为小报源源不断的材料来源。这也说明了为什么小报趣味性、娱乐性虽强,但无聊的、淫秽的文字却不时出现在报端的原因。综上,小报既然要避免与大报的正面竞争,因而就在内容上寻找其遗漏的缝隙,再加上报人格调不高的个人趣好,上海租界荒唐没落的生活方式和光怪陆离的社会万象就顺理成章地被搬上了版面。这里,起到推动作用的还有租界内严酷的新闻检查。一些小报从现实的环境中体会到新闻的趣味性比政治性更安全、更有商业价值,因此,为了避免因言获罪,尽可能远离政治,于是大量刊登社会新闻,而且是一些低级趣味的内容。小报的庸俗化实际上得到变相地鼓励。
 
    上海租界当局是按照资产阶级的新闻自由观念管理新闻出版业的,资产阶级新闻自由观当然要比封建专制的观念进步得多。「6」因而,相对而言,租界的办报环境要比内地宽松,办报人只要向当局登记注册就可以了(有时连这个过程都没有) ,没有繁复的审批手续。然而,不高的办报门槛恰恰导致了小报及其从业人员的良莠不齐。创办小报的主体多是洋场名士,文学作家,大报编辑、记者这样一些文人,以及略通文墨的其他职业者,如律师、医生、餐馆老板、报贩等,成份芜杂,他们投身小报界各抱不同的目的和理想 ,有以讥弹时事 、改造社会为职志的;有不堪他人攻击 ,自办小报以牙还牙的;有“玩票”性质 ,靠办小报 出风头的;有投机性质,企图依托办报一夜暴富的,不胜枚举。甚至连笔墨不甚通顺的人为了讨生活也挤进了报人行列 ,当上了小报主笔。「7」目标的高低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报人道德水平的高下。有些报人注重社会责任,作风正派,宗旨纯正;而不少报人专事打探黑幕、挖掘隐私,以为敲诈;还有一些报人因为未能得到店家、伶人的“礼遇”,利用手中的报纸谩骂、攻击。「8」一些报人的品性可见一斑 。此外,不少小报创办人此前都没有新闻从业经历,都是仓促转身成为报人或兼职报人,对新闻规律知之不多或是漠然置之,譬如,虚构或夸大事实,把新闻混同于一般的文学作品;疏于采访调查,捕风捉影;玩文字游戏,随意影射他人;至于动辄在报上大开笔战,将报纸当“私器”,相互攻讦甚而辱骂,更是将客观、公正、真实的新闻理念置于脑后。也难怪有老报人在回忆当时的小报界时斥之为 “ 乌烟瘴气”了。「9」 
 
    2 .小报的无序竞争与小报格调
 
   前面说到,小报与大报并没有正面的冲突,倒是二十年代出现的娱乐性专业小报(电影、美术、体育、音乐等) 、家庭常识小报和医药小报在三四十年代陆续被大报副刊所吸纳。「10」但在小报市场上,小报的竞争却是杂乱无序的,这表现为:其一 ,当一种新型的小报一出现,有利可图时,仿效者即一哄而上,待竞争加剧,则以迎合社会的低级趣味“贴身”相搏,冲击小报市场。1926年10月5 日,骆无涯创办了一份格调极为低下的横四开小报《荒唐世界》,此报大谈吃喝嫖赌之经和两性生活之事。一般青年和学子都趋之若骛,销量突然超过七八千份,各种直开小报几乎完全被它打倒。「11」“就是这样一份报纸却被后来者树为模仿的榜样,一时间在小报市场卷起狂潮,诸如《电灯泡》、《千里镜》、《阿要开心》等黄色小报纷纷创刊,半年内计有 7 O多种「12」,其内容虽然大同小异,但在格调上较之《荒唐世界》更加堕落。几乎同时出现的横八开小报也是污秽不堪 ,数量达100多种”「13」。为了防止当局查办,这些小报一般都不标明出版地址和编辑姓名,犹如四处游荡的幽灵。1945年l0月和11月方型周刊《海风》和《海光》先后创刊,这两种刊物以其新颖的方型版式、趣味化的内容和雅俗共赏的格调一炮打响,仿效者也是接踵而起 ,除了采用十二开本的版式外,还套用“海”字头作为刊名以沾其光,如《海星》、《海晶》、《海涛》等,至1946年8月前后此种小报累计超过7 0种;有资料称,在《海风》创刊后的二三年间,陆续出现的方型周刊达百余种,有出版一二期或四五期就消失者。「14」但方型周刊的发展最终演化为恶性竞争,冒出了一批格调低下、品味庸俗的黄色方型周刊。其二,大打笔战。小报面对的是同样的目标市场,打笔战成为小报吸引读者视线、提高报纸销量的重要销售手段,“编辑先生每日用两只近视的眼睛,拼命向对方探照,想在对方的报上发现了一些可以骂的地方,就给他一顿痛骂。一旦笔战一起,就弄得乌烟万里。”「15」被称为 “ 三日刊鼻祖”的《晶报》开笔战很具有代表性,其笔战形式有三:一是内部笔战。1920年,《晶报》刊载戏剧家汪优哉的文章《敬告评剧家》,斥责评剧家们说外行话,不值一笑。于是评剧家们大为气愤,纷纷参战,如《晶报》撰稿人姚民哀除了在《晶报》上撰写文章予以辩驳,还在其他报刊上开辟第二战场。「16」 同室操戈,一时热闹非凡。二是与其他小报笔战。“ 四小金刚”之一的《金刚钻》可以说是被《晶报》骂出来的,由于《晶报》在报上直指一个好捧京剧名旦黄玉麟(艺名“绿牡丹”)的戏迷陆澹庵“中了绿(氯)气”,陆澹庵气恼不过,就与人办《金刚钻》予以回击创刊不久,《金刚钻》即影射《晶报》编辑张丹斧“胸无点墨”、为“报界之不幸”「17」,文人惯用的文字技巧攻击擅长拉稿的“脚编辑”余大雄是“下流的编辑,编下流的报纸” 「18」。笔战不止。三是与大报笔战。《晶报》经常把批评的笔端指向《申报》、《新闻报》、《时事新报》这样一些大报,对其思想立场、新闻、标题、文章内容、电报编排、校对等进行无所顾忌地点评其中不乏揶揄之词,这虽然是其“扫除障翳使人光明之城”「19」的办报宗旨的体现,但又何尝不是企望得到对方的回应招来一批参战者和看客呢?1924年3 、4月间,《晶报》与《时事新报》就“妓佣罢工”「20」。事件引发争论,导致双方互揭老底,上升至人身攻击。被《时事新报》骂作“龟报”「21」的《晶报》连续以《时事官报》「22」、《时事新报之堕落》「23」、《再忠告时事新报》「24」和《赠时事新报》「25」为题对《时事新报》或嬉笑谐谑,或辛辣嘲讽,最后以一句尖刻的“大家都作笑林看”结束笔战。「26」《晶报》本以社会监督者自居,执意指点报界,未料到形势急转直下,要为保全尊严而战,但一场激战也博得了社会各界的瞩目。小报的笔战多为意气用事,痞气弥漫,缺少谦谦的君子风度。参战者为着争强好胜,弃是非原则如敝屣,以至不惜诉诸武力或诉讼。但视笔战为生存策略的小报老板则窃窃自喜,参战者不过是其摆弄的一枚棋子罢了。 
  
   检视小报无序竞争的原因,主要在于:第一, 小报数量庞大。据不完全统计,在1926年至1931年先后出版的各类小报有700余种,约占小报史上出版总数的70%。「27」之所以一下子冒出这么多小报就在于其进人成本和退出成本过低,用小报自己的话说就是“轻而易举” 。「28」一间房、一张桌子、几十块钱垫底,一家小报馆就可以开张了。稿子是剪刀加浆糊,广告自己拉,排版和印制有印刷厂,售卖有报贩(这是“小本经营”的最典型的情形) 。即便倒闭,也只是蚀点本而已,没有什么大的损失。总之,只要有兴趣,谁都可以办报。这样,抱着各种目的的小报急骤膨胀起来。第二,办报能力参差不齐。小报的特点是趣味性强,其基本功能是消闲遣兴,其读者对象是中下层市民,其内容不外乎新闻、评论、小品、掌故、随笔、剧谈、轶闻、诗词、小说、金石、书画等。这些规定性决定了小报要想在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就必须在内容和经营等方面有胜人之处。素有“四小金刚”之称的《晶报》、《金刚钻》、《福尔摩斯》和《罗宾汉》就是如此。《晶报》在擅长拉稿的余大雄的主持下聚集了一批名家撰述,阵容强大,因此,内容丰富而精彩,并且争得报纸独立发行权,得以免受报贩盘剥。《福尔摩斯》馆内分工明确,工作效率高,内容以刊登大报不敢登的社会秘闻为主。其他如《金刚钻》注重刊登长篇小说连载和名人轶闻,《罗宾汉》专载戏曲界动态,被誉为“戏报鼻祖”。四家小报因经营有方,内容富于特色,在当时颇有影响。然而,其他小报由于各种因素的制约,有能力达到“四小金刚”的高度、形成鲜明个性者并不多。因此,如此之多的小报争抢有限的市场,又没有政府部门和行业组织的有效规范,就不可避免地陷于恶性竞争以满足人们的低级趣味作为最终追求。 
 
   小报的无序竞争带来的后果是,报纸格调低下,黄色小报接踵而起,无聊、色情的文字绵延不绝,这些内容靠着低级的精神抚慰制造一种虚幻的生活场境,使人们远离国危民苦的巨痛,沉湎于醉生梦死的颓废生活,败坏了社会风气。受这类报纸的冲击,正派小报也处境艰难,市场拓展不开,其“监督政府,指导社会,代表民众”「29」的理想亦屡遭困顿。 
 
   二、租界政治势力对小报的限禁
 
   以上论述了小报界发生的种种问题,归纳起来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报纸内容无聊、污秽、传播不实消息,二是报人借手中的报纸行不法之事,这正是小报遭受限禁的主要原因。所谓限,就是限制出版,诸如检查内容、处以罚款、扣压报纸、关押报人、判定休刊等;所谓禁,就是吊销登记证,使小报失去合法性,无法出版。在上海租界,先后主要有两种政治势力实施对不良小报的限禁:一是租界当局,即公共租界的工部局和法租界的公董局;二是国民党政府。随着政治局势的变化,这两种政治力量对于小报的限禁大致经过了租界当局独立施行(晚清民初)「30」——租界当局和国民党政府联合行动(1927)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至1937年日军强占上海新闻检查所)——租界当局独立施行(1937年上海沦陷至1943年租界当局消亡)「31」——国民党政府独立施行(1945年抗战胜利至1949年国民党政府败退大陆)这几个阶段。其出发点主要限定在对社会秩序的维护,而不是为着小报的正义要求创造条件。总的看来,无论是租界当局还是国民党政府对不良小报的限禁都付出了努力,但因为各种因素的影响,限禁的效果并不明显。直到上海解放,小报才焕然一新,真正展现出其健康趣味的面貌。 
 
   2 .租界当局
 
  租界当局对于辖区内报刊的监管,表现在依据本国新闻法制理念、参照执行和制定新闻出版法、依法执行两个方面。在英国,与新闻出版有关的法律主要包括:1.保障公共道德和维护社会善良风俗;2.保障法庭尊严;3.保障个人名誉;4.保护官方秘密;5.处罚叛变煽乱罪。「32」租界的报纸(包括小报)主要在公共租界出版、发行,当然主要参照的是英国的法律。清末民初,由于“小报中所载大都不外游戏谐谈,且间涉秽亵语,即敲诈之事亦屡见不鲜”,“捕房之对于小报取缔尤严,特加干涉。”「33」这一时期,被惩罚的小报特别多,而小报被惩罚的原因大多是违反上文提到的第一条和第三条,具体表现为有伤社会风化,造谣诽谤等(参见下表) 。但是到底怎么处置,似乎没有准确的量刑标准,如《笑林报》刊载淫词判罚洋三十元并停刊,而《采风报》一次刊载淫词,另一次消息造假,却只是罚款了之,随意性很大。但总体看来,租界当局对小报的处置还是很严厉的。
 
   1919年6月,法国驻沪总领事韦尔登颁布了《上海法租界发行、印刷、出版品定章》(简称《定章》),打破了上海租界没有新闻出版法的历史;同年7月,上海公共租界纳税人特别会议也通过了工部局的《印刷附律》议案。其中,关于报纸内容监管的规定有:《定章》第四款:各捕房查见刊行文字内,有违反公众安宁或道德者,经理人、著作人、如有印刷人,一并送会审公堂追究、按法惩办。《印刷附律》提案“文本之二”第五条:在领照(报刊营业执照——引者注)之屋内及领照人,不得用石印、雕刻或转载任何暧昧性质或卑鄙之事件;第六条:在领照之屋内及领照人不得印刷、发行或转载凡含有扰乱或毁渎性质以至破坏治安之事件;第七条:如违背第五、第六两条,印刷、发行或转载之印刷品巡捕有权可以拘获之,充没之,并控告领照人于法庭;再在不安靖之时,如违背第六条则该执照可以立即吊销,然必得处理该领照人之法庭判决后始可实行。或恢复该执照或仍领人给还,或永远吊销听法庭判决。「34」由于种种矛盾,《印刷附律》提案未获领事团的批准,没有产生法律效力,但其基本精神却在发生影响。「35」虽然《定章》和《印刷附律》提案出台的本意不是为了加强对小报的监管,而是为了对付当时风起云涌的进步舆论,但客观上成为租界当局管制小报的重要依据,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打压小报的不良风气。然而,尽管这些规定详细而又具体,可以引为参考,但真正执行起来就要看捕房和会审公廨的领会和职业精神了,结果当然是颇多疏漏,一些小报得有可乘之机。比如《晶报》刊载孙癯暖的《宝盖图宫秘史》,因多秽语,被罚四十元,且所存报纸尽被搜去,付之一炬;而另一撰稿人毕倚虹写《韩庄一炮记》,内容黄色,轰动一时,居然风平浪静。「36」
 
   综上所述,作为维护租界社会秩序的行政机关,租界当局特别是工部局对小报的监管是比较注意的,但在执行的过程中时紧时松,因此,对小报的不良势头没有造成有效的遏制。究其原因有三点:首先,就现实的情况看,上海租界畸形娱乐业的繁荣是小报滋长的温床,小报追求趣味性的指针与娱乐业提供玩乐的目的存在天然的契合关系,而趣味与低俗不过是一步之遥;同时娱乐业也在不断地拉拢小报界,小报的评头论足和对娱乐场所露骨的描写必然带来娱乐业的火爆。可以想见,假如租界当局釜底抽薪,那些品味低下和行为不端的小报也是不会有那么强的生命力了。其次,缺少完备的法律制度。法租界自1919年6月开始有了《定章》,而公共租界却没有一部适合租界实际的新闻出版法(《定章》只适用于公共租界内以法商名义注册发行的中国报纸) ,《印刷附律》提案不过是其执法的参照,不是成文法,并且其执法对象主要不是针对小报。考察同一时期英国汉口租界,“汉口租界虽然一直没有专门的新闻出版管理法规,但租界当局制定的一系列规章制度中 (如《英租界捕房章程》——引者注),有关于新闻出版与广告、印刷的条例,对报纸、杂志 ( 包括宣传手册)的出版、发行乃至影剧院的开设、管理,都有比较具体的规定。”「37」这样,使得汉口租界当局对报刊的管理有章可循;而上海公共租界由于新闻出版法的空缺自然监管乏力。最后,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国民党政府开始逐渐向租界扩展自己的权力(实际上是恢复行使部分主权),包括对小报等新闻媒介进行监管,这多少让租界当局有所倚靠;当日伪势力在租界渗透、膨胀时,租界当局秉承母国的旨意,也慑于日军的淫威,对日采取妥协政策,不得不配合日军钳制层出不穷、难以对付的抗日报刊,注意力有所牵制。
 
   2 .国民党政府
 
   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导致了上海租界的产生,这片区域从此成为清政府主权之外的 “ 国中之国”。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同年11月,上海宣布光复,民国政府便着手解决清政府遗留下来的上海租界问题,但由于政局动荡,没有实质性的结果。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上海租界问题又提到议事日程。国民党政府为了在内政外交方面得到西方国家的支持,改变原有的强硬态度,声称“对租界问题不采取‘革命’外交手段,而用和平方法、政治手续来解决。 ”「38」 随后数年,便通过与“各个别国家”谈判的方式修改不平等条约,陆续收回部分权益,同时在租界派驻一些管理机构。在新闻宣传方面,国民党政府先后在租界颁布、实施了自己制定的新闻法规,设立了隶属建设委员会(后为交通部)的广播管理处、归属国民党中央宣传委员会指导的新闻检查所等新闻管理机构,按照自己的意志对报刊、广播电台等新闻媒体进行管制。 
 
   对于租界的小报问题,应该说,国民党政府很早就注意到了,并着手制定各项法规,饬令相关机构遵照施行。1927年l0月31日,《上海特别市教育局小报审查条例》颁布实施,《条例》规定了审查主体、小报的创办条件和奖惩等条款。其中,依据违法情节的轻重,惩戒的办法有警告、停刊、禁止发行、封禁报馆、拘办发行人等。另外,对审查结果的认定也较为详细,共有七项之多,凡是违反其中一项者,禁止发行并惩戒发行人或编辑人,如诡辞诲盗,有妨治安者; 迹涉淫亵,足以诱惑青年者;摘人隐私,毁人名誉,专事嘲讪谩骂者;专事投机,意在敲诈者,等等。「39」 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不到四个月即设立上海特别市,上海市政府不久便核准施行这个专门针对上海小报的条例,可见国民党政府对小报是很重视的,认识到它不同于大报的性质和影响。1928年6月,内政部转大学院发布《禁止学生购阅淫亵书报令》,对淫亵书报的流通环节进行限制,特别提到,“据调查所得,上海一隅,此项淫亵小报杂志,已达百种以上” 。法令痛斥淫猥书报“充斥市面”、“诱惑青年”、“流毒社会”,督促“各学校一律禁止各学生购阅,以端趋向,而肃学风。”「40」从法令反映的情况来看,一年以来淫亵小报杂志不减反增,已成泛滥之势,并没有受到有效的打击。结果,政府只能忙不迭地命令相关部门和单位在流通领域进行围堵。事实证明,这种“治标”行为的成效并不大,因为二十年代中期兴起的黄色小报潮直到1930年底才逐渐消退(小报界有识之士的反对起了很大的作用),在此期间,淫秽小报基本上处于失控状态。 
 
  1933年1月19日,国民党第四届中央执委会第五十四次常委会分别通过了《重要都市新闻检查办法》和《新闻检查标准》,前者决定在重要都市设立受中央宣传委员会指导的新闻检查所 ,同时规定新闻检查所的人员配置、职责 、新闻检查项目等,上海新闻检查所等地方新闻检查所其后陆续设立;后者分别对军事新闻、外交新闻、地方治安新闻和社会风化新闻的扣留或删改做出具体规定,其中以第四条的内容与小报关系最为密切:1.关 于淫盗之记载特别描写 ,以煽扬猥亵、凶恶之影响者;2.其他有妨善良风俗者。「41」这两个法规显然体现的是国民党试图统制全国新闻舆论的旨意,但从另一个方面看,专职检查机构的设置、检查内容的具体规定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强化对不法小报的管理。
 
  1933年l0月12日,国民党第四届中央执委会第九十二次常务会议通过《取缔不良小报暂行办法》(简称《办法》),这可以看成是对《新闻检查标准》第四条内容的明晰和完善。《办法》赋予全国党政机关、各地新闻检查所和各地邮电检查所以极大的职权,比如,全国党政机关如发现已登记小报“言论荒谬,叙述秽亵,记载失当及无确实之基金或经常费足以维持其事业之进行者”,应注销其登记,向法院检举,并通知当地警政机关停止其发行发售 ;“如发觉小报之编辑人及发行人有敲诈行为时,得向法院检举,依法予以处分。”「42」《办法》涉及小报运营的各个环节,对如何惩治不 良小报进行了详尽的规定。一年之后的1934年初,国民党中央宣传委员会又发布了一个《解释取缔小报标准》,专门对小报的含义进行了解释。至此,应该说,国民党政府管理小报的法规已经较为完备了。
 
   客观地讲,国民党政府对小报特别是不良小报的监管是很重视的,也是很主动的,这从它制定的一系列法规就可以看出来,然而,具体执行的效果却差强人意,可谓雷声大(法规频繁出台)、雨点小(执法力度有限)。如前所述,国民党政府对租界报刊的监管大体上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即国民党政府与租界当局共管阶段和国民党政府独立管制阶段。但无论在哪一个阶段,不良小报都未曾断绝过。这是因为:第一,国民党政府没有获得租界的完全主权,它虽然收回了司法权,但是执法权仍然旁落,因此,其报刊监管始终离不开租界当局执法机构的配合,在这种联合行动中难免会产生一些摩擦,可以说,国民党政府的新闻检查部门如同一只跛脚鸭,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第二,国民党政府的新闻法规不算少,但仍然存在立法漏洞。比如,国民党为发动内战,严密控制全国舆论,对报刊登记证的发放严加控管,这样登记证一下子成为炙手可热的稀缺资源,一些有能力弄到登记证的人就把登记证租给那些想办报却申请不到登记证的人,所谓“租报头”,出现了办报人不是登记证法人这样一种不正常的现象,这就为小报行不法之事留下了空隙。新闻法规对于如何处置这种改头换面的行为,似乎语焉不详。第三,执法存在漏洞。1946年4月中旬,上海市社会局发布公告,饬令十余种 “多载色情文章及淫猥之图画”的方型周刊停刊,但是不仅禁令中有几种刊物照旧出版,还有新的刊物也堂而皇之地 出现在市面上,竟然有令不止。当时的社会局局长抱怨说:“前曾取缔数十种方型刊物,居然有神通广大的,竞邀获内政部登记证。”「43」其实,所谓一些人的“神通广大”不过是政府官员腐败堕落的表象,其本质是整个政权结构已经腐朽不堪,摇摇欲坠了。在这种情况下,法规的严肃性和威慑力日渐淡去,法规就成为上下可以鄙薄、拨弄的摆设。法制松懈如此,政权的终结也就为时不远了。最后,国民党政府的矛盾心理。一方面,不良小报污染了社会空气,迫于舆论压力,它不能不采取限禁措施 ,但另一方面 ,为了达到某种 目的它又放纵小报。比如三十年代,为了阻止进步的革命的文化的传播,它故意放任黄色文化的泛滥,以便争夺阵地和读者,黄色小报便成为被利用的工具。「44」结果是对这类小报虽有查禁但不着力,这些小报反而有恃无恐。 
 
    三、结语
 
   小报的种种问题不过是中国半殖民、半封建社会的一个反映,或者说,正是这种怪胎似的社会制度才导致了小报问题的产生。租界当局和国民党政府都试图解决这个棘手问题,小报界的有识之士也抨击小报 的堕落,并开展“自清运动”,但都没有达到预期的目圸抔篵緲E'E圸抔篵緲、打而不死;而上海解放后第一张小报《大报》一出版就展现出趣味盎然、健康清新的风格,无论是其版面内容还是举办的各种活动都为读者所喜爱。「45」同样是小报,格调却有宵壤之别。为什么?因为小报生存的社会环境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而且对小报的管理指导真正落到了实处。因此,可以说,只要租界当局和国民党政府存在一天,小报问题就不可能消失。小报本身并没有什么过错,它不过是为人们提供趣味性、消闲性内容的媒体而已,只不过生长的社会环境不同就染上了不同的颜色。我们要还小报以真实面目,小报就是小报,不能与庸俗、污秽划等号。如果简略地概括一下小报的特征,那就是“小”和“软” ,那么,当今的晚报和都市报不就是因为体现了这些特征而受到社会的欢迎的
吗?因此,是否可以说,这些晚报和都市报就是小报的延续呢? 
 
 
注释
[ 1 ]陈灵犀:《社会日报杂忆》,载《新闻研究资料》1 9 8 1 年第 4辑,4 1 页。 
[ 2 ]租界当局和国民党政府对上海小报实施限禁的动机,大致可以分为两个方面:一是社会动机,即为了维护租界的社会秩序、矫正社会风气,这个动机伴随小报存续的整个历程;二是政治动机,这一个稍微复杂一些,随着政治局势的变化,其具体情形也随之发生变化。例
如,租界当局在二十世纪初试图遏制报纸的反帝风潮,三十年代又配合 日军打击抗日报刊;国民党政府为了达到 自己一党专制的政治目的,长期运用各种手段钳制新闻媒体,以统一
全国舆论。本文主要从社会动机的角度切入来展开讨论。 
[ 3]载《游戏报》1 8 9 7年8月2 5日。 
[ 4]戈公振:《中国报学史》,三联书店,1 9 5 5年,2 4 8页。笔者认为,这“不记”和“不言”包含“不屑记 (言)”(轻视) 、“不能记(言)”(不具备条件)和“不敢记(言)”(没有胆量)这几种情况,而小报则反其道而行之,抓住了市场机会。 
[ 5 ]乐正:《近代上海人社会心态》( 1 8 6 0— 1 9 1 0 ) ,上海人民出版社,1 9 9 1 年,1 1 9—1 2 0页。 
[ 6 j秦绍德:《上海近代报刊史论》 ,复旦大学出版社,1 9 9 3年,1 6 6页。 
[ 7 ]陈伯熙:《上海轶事大观》,上海书店出版社,2 0 0 0年 ,2 8 1页 。 
[ 8]在上海,店家开业、伶人初次来沪唱戏等都必须到各报馆拜客,请记者、编辑吃饭 ,以便疏通关系,让他们捧捧场。参见沈飞德:《汤笔花忆旧上海的小报》,载《档案与史学》2 0 0 1 年第 3 期。 
[ 9 ]沈飞德:《汤笔花忆旧上海的小报》,载《档案与史学》2 0 0 1 年第 3期。 
[ 1 O ]祝均宙:《上海小报的历史沿革》(中) ,载《新闻研究资料》,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 9 8 8 年第 4 3辑,1 4 3—1 4 4页。 
[ 1 1 ]朱傅誉:《中国新闻事业研究论集》,台湾商务印书馆,1 9 8 8 年, 3 7 3页。 
[ 1 2 ]马光仁:《上海新闻史》 ( 1 8 5 0—1 9 4 9 ),复旦大学出版社,1 9 9 6年,6 9 7页。 
[ 1 3 ]祝均宙:《上海小报的历史沿革》(中) ,载《新闻研究资料》,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 9 8 8 年第 4 3 辑,1 3 8页。 
[ 1 4 ]南溪:《闲看落红说春华——抗战胜利后上海方型周刊的兴衰》,载《新文学史料》2 0 0 0年第4期,2 0 0页。 
[ 1 5 ]白帆:《小报在上海》,载《社会日报》 民国2 1年 7月 7日。 
[ 16 ]姚吉光、俞逸芬:《上海的小报》,载《新闻研究资料》)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 9 8 1年第 3 辑 ,2 3 2页。 
[ 17 ]黛红:《报界之不幸》,载《金刚钻》 民国 1 2年 1 0月2 7日第二版。 
[ 18 ]芙孙:《脚编辑》,载《金刚钻》 民国 l 2年1 O月3 0日第二版。 
[ 19 ]癯疆:《晶报叙言》 ,载《晶报》 民国 8年 3 月3日第二版。另外《晶报》曾辟有 《求疵录》小栏目,专门质疑或指正上海报纸出现的各种错误。 
[ 20] 1 9 2 4年3月,上海租界长三妓院佣人成立同乐慈善会,规定凡是各妓院雇用或者辞退黄包车夫,须经该会同意。后该会到各妓院征求意见被拒,遂引发罢工风潮。 
[ 21 ]:《时事新报》称 《晶报》为 “龟报”,其劲敌《金刚钻》早些时候也曾称其为 “ 龟” 。《 金刚钻》在创刊后不久于 1 9 2 3年 1 1月3日在报上蓄意歪曲《晶报》的一幅插图,说《晶报》为动物园,且其中有“龟” 。参见云龙:《晶球裂……鸟兽散》,载《金刚钻》民国 1 2年 l 1 月 3日第二版。 
[ 2 2 ]秋梦:《时事官报》,载 《晶报》民国1 3年 3 月 3 0日第二版。 
[ 2 3 ]春痕:《时事新报之堕落》,载《晶报》民国1 3年 4月 3日第二版 。 
[ 2 4 ]春痕:《再忠告时事新报》,载《晶报》民国1 3年4月6日第二版. 
[ 2 5 ] 神狮:《赠时事新报》,载《晶报》民国1 3年4月 6日第二版。 
[ 2 6 ] 神狮:《赠时事新报》,载《晶报》民国1 3年4月6日第二版。《时事新报》主笔孙玉声曾在《新闻报》任职时,与同人于 1 9 0 1年 3月1 5日创办 《笑林报》,后屡易主持人,最终因刊登淫词被封。被《时事新报》说成“替妓女着急”的《晶报》便 翻起陈年老账,诗云:“一家官报在洋场,研究新文化保皇。主笔公然聘才子,溯初黄可溯初黄。任公老去太无端,今日应知付托难。劲敌宁为一政学,大家都作笑林看。”(标点为笔者所加)以此挖苦孙玉声和《时事新报》 。 
[ 2 7 ]方汉奇:《中国新闻事业通史》 (第2卷),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1 9 9 6年,2 0 1页。 
[ 2 8 ]二云:《小报论》,载《铁报》民国 1 9年 5月1 3日。 
[ 2 9 ] 刘灵:《献给亲爱的小报界》,载《社会日报》民国2 1 年7月3日第一版。 
[ 3 O ]实际上,清政府也查禁过小报 ,与 国民党政府直接在租界设置 自己的新闻检查机构实施监管不同,它只能采取一种迂回曲护的方式,如《春江花月报》于 1 9 0 1年 1 1月将 《论语》中某些字句改为嫖妓淫词,被上海道台袁树勋查知,饬租界会审公廨以“侮圣渎经”罪名查封,创办人包友樵逃逸。因此,这一时期应属租界当局独立管制阶段。 
[ 3 1 ]这一时期的情况较为复杂。1 9 3 7年至 1 9 4 5年之间,日军染指并控制上海租界的报刊。前期,租界当局一边保护本国人创办的报刊,一边不得不配合日军查禁各种抗 日报刊,但并没有放任对小报的监管,常有不法小报被查处。1 9 4 1 年 l 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工部局基本上为日本人所控制。1 9 4 3年8月,日本将公共租界 “ 交还”给汪伪政权,工部局 自然消亡。公董局也因法租界 “ 交还”汪伪政权而结束。而日伪为了麻醉租界内的反 日情绪,对传播黄色污秽内容的报纸反而放任自流,推波助澜。因此,总体上,这一时期应属租界当局独立管制阶段 。 
[ 3 2 ]王敏:《政府与媒体——晚清上海报纸的政治空间》,载《史林》2 0 0 7年第 1 期
[ 3 3 ]陈伯熙 :《上海轶事大观》,上海书店出版社,2 0 0 0年,2 7 7页。 
[ 3 4 ]陈正书:《上海租界史上最早的新闻出版法》,载《史林》1 9 8 7年第 1 0期。 
[ 3 5 ]秦绍德:《上海近代报刊史论》,复旦大学出版社,1 9 9 3年,1 7 2页。 
[ 3 6 ]姚吉光、俞逸芬:《上海的小报》,载《新闻研究资料》,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 9 8 1 年第3辑,2 3 0页。 
[ 3 7 ]陈冠兰:《汉口租界的报刊与传播控制》,载《湖南大学学报》2 0 0 6年第 1 期。 
[ 3 8 ]张培德:《民国时期上海租界问题述论》,载《史林》1 9 9 8年第4期。 
[ 3 9 ]刘哲民:《近现代出版新闻法规汇编》,学林出版社 ,1 9 9 2年 ,5 7 5页。
[ 4 O ]刘哲民:《近现代出版新闻法规汇编》,3 0 5页。 
[ 4 1 ]刘哲民:《近现代出版新闻法规汇编》,5 3 8页。 
[ 4 2 ]刘哲民:《近现代出版新闻法规汇编》,540页。 
[ 4 3 ]南溪:《闲看落红说春华——抗战胜利后上海方型周刊的兴衰》,载《新文学史料》2000年第4期,202页。 
[44] 冯并:《中国文艺副刊史》,华文出版社,2001年,364页。 
[ 4 5 ]祝纪和:《上海解放后第一张小型报——大报》,载《新闻记者》1990年第1期。   
 
文章来源:《新闻与传播研究》第15卷第5期
 
 
版权所有:中国新闻史学会秘书处 联系我们: shixuehuitsjc@163.com 技术支持:网域动力